咨询热线

400-007-6266

010-86223221

中国托育机构行业发展深度分析与投资战略评估报告(2022-2029年)

中国托育机构行业发展深度分析与投资战略评估报告(2022-2029年)

  • 7800元 电子版
  • 7800元 纸介版
  • 8000元 电子版+纸介版
  • 607864
  • 2022年
  • Email电子版/特快专递
  • 400-007-6266 010-86223221
  • sale@chinabaogao.com

托育是将0-3岁婴幼儿以小团体机构式的集体科学养育模式,作为给家长提供代为收托养育宝宝的服务,而托育机构是指经有关部门登记、卫生健康部门备案,为3岁以下婴幼儿提供全日托、半日托、计时托、临时托等托育服务的机构,也可以称为婴幼儿托育中心。

资料来源:观研天下整理

一、我国托育机构行业政策环境

我国婴幼儿托育为非基本公共服务,属于地方政府事权,各级政府将其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通过鼓励、引导各类社会主体提供普惠性托育服务。从2016年起,政府在相关政策法规中多次提及托育机构行业标准;2019年更是由于一系列相关政策的接连出台被业内称为“托育元年”;十四五规划中明确提出要重点发展托育,实现更高水平的“幼有所育”,近三年来,托育政策持续“高热”,全国及各省市(地区)针对托育机构行业连续不断地出台了各项标准、规范、扶持政策;2022年国家卫健委针对现阶段我国托育服务刚起步,托育机构普遍规模较小的现状,发布《关于做好托育机构卫生评价工作的通知》,要求做好托育机构卫生评价工作,同时以保障婴幼儿健康为出发点,制定了《托育机构卫生评价基本标准(试行)》,进一步促进托育机构健康发展。

中国托育机构行业相关政策一览表

时间

内容

2016年4月27日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办好农村学前教育,支持普惠性托儿所和幼儿园尤其是民办托幼机构发展。

2018年4月27日

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的通知,对托育机构的选址、功能、人员配置、安全等“软硬件”提出了具体要求。

                                  2018年6月

《全日制婴幼儿托育机构服务规范》和《全日制婴幼儿托育机构服务评价指南》两项团体标准已经完成征求意见稿,即将由中国标准化协会制定发布。

2019年3月5日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要针对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的新情况,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加强儿童安全保障。

2019年5月

《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建成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建立健全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备案登记制度、信息公示制度和质量评估制度,制定机构设置标准和管理规范,推动婴幼儿照护服务专业化、规范化。

2019年10月8日

国家卫健委关于印发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国家发改委和卫健委联合发布《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试行)》的通知,方案明确了示范托育机构每个托位补贴1万元。

2022年8月

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托育机构卫生评价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做好托育机构卫生评价工作。同时,以保障婴幼儿健康为出发点,制定了《托育机构卫生评价基本标准(试行)》(以下简称《基本标准》)。

“十四五”时期

拓宽托育建设项目申报范围,中央预算内投资加大支持力度给予建设补贴。科学布局社区综合服务设施,落实社区托育服务发展税费优惠政策。完善土地、住房、财政、金融、人才等政策,鼓励地方对普惠托育机构予以支持。托育机构用水用电用气用热按照居民生活类价格执行。鼓励社会资本设立托育服务事业发展基金,向托育行业提供增信支持。各地要建立托育机构关停等特殊情况应急处置机制,落实疫情期间托育企业纾困政策。

资料来源:观研天下数据中心整理

二、我国托育机构行业发展历程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托育机构的发展经历了五个重要阶段,分别是建国初期的井喷式发展阶段、文革时期的几近消亡阶段、改革开放初期的缓慢恢复阶段、改革深化后的再次萎缩阶段以及全面二胎政策实施以来的再次回暖阶段。

资料来源:观研天下整理

三、我国托育机构行业供需情况

1、我国托育机构行业供应

2014-2021年我国托育机构数量逐年增加,尤其是近三年来,托育服务政策持续“高热”,全国及各省市(地区)针对托育服务连续不断地出台了各项标准、规范、扶持政策,倡导和鼓励社会力量多形式地开展婴幼儿照护服务,在“幼儿园普惠”、“双减”“三胎”等趋势下,国内教育行业迎来了大洗牌,托育行业更是成为教育行业的“新贵”,不但吸引了很多民营企业家纷纷投入行业,也吸引了很多资本的关注。托育行业目前以多种形式发展,而其中民营托育机构数量较多,2021年我国托育行业机构数量达32176家,这一数据大幅超过过去十年注册量的总和。

资料来源:观研天下整理

虽然托育机构数量逐年增加,但由于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不健全,婴幼儿托育服务缺乏规范管理,社会力量举办托育班障碍重重,缺乏积极性。目前,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在各类机构的入托率较低,仅为7%,入托人数为260万,我国每千人口仅拥有1.9个婴幼儿托位数。

资料来源:国家卫健委、观研天下整理

2、我国托育机构行业需求

目前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约为3727万,2021年超八成家长有婴幼儿托育需求。自2019年2月起,政府多次提及婴幼儿托育的相关话题,包括在2022年两会期间,有关托育的声音层出不穷,国家将给予行业更多经济和政策扶持,让每个家庭幼有所托,这都是未来投资托育机构强有力的支撑,加上三胎政策的全面开放,婴幼儿数量增长,托育需求与日俱增。据保守估计,到2025年我国托育婴幼儿需求将超过3000万人。

目前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约为3727万,2021年超八成家长有婴幼儿托育需求。自2019年2月起,政府多次提及婴幼儿托育的相关话题,包括在2022年两会期间,有关托育的声音层出不穷,国家将给予行业更多经济和政策扶持,让每个家庭幼有所托,这都是未来投资托育机构强有力的支撑,加上三胎政策的全面开放,婴幼儿数量增长,托育需求与日俱增。据保守估计,到2025年我国托育婴幼儿需求将超过3000万人。

资料来源:观研天下整理

3、我国托育机构行业供需平衡

目前各类托育服务机构提供的托位数约占3岁以下婴幼儿总数的6.33%,相当于每千常住人口拥有的托位数1.99个,我国托育机构行业供应与需求之间,仍旧相隔巨大鸿沟。

过去0-3岁的婴幼儿多依赖祖辈进行看护,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延迟退休政策的出台,隔代照料面临更大困难,同时近年来城市职业女性的人数大幅上涨,加上国家“全面二孩政策”的出台,专业的托育机构已经逐渐成为社会刚需。据《人民日报》报道,到2025年,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要达到600万个,目前缺口仍有400万,我国托育机构需达到9万家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而这一数字是目前托育机构数量的3倍。

四、我国托育机构行业投融资情况

伴随“双减”政策的正式落地,在线教育行业遭遇“强震”,刺激了整个教育行业开始转型之路,而受政策扶持、资本加持的托育服务吸引着各路人马的积极探索,尤其是2022年三孩政策的实施,更是为托育行业注入新的活力,使婴幼儿托育行业越来越受到资本的青睐,为婴幼儿托育行业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截至2022年8月,早教托育领域线下机构共完成投融资事件3起,托育赛道势头强劲。

2022年我国托育机构行业投融资情况

时间

公司名

轮次

金额

2022年1月

爱多纷

Pre-A轮融资

亿元级

2022年3月

YoKID优儿学堂

未披露

未披露

2022年4月

圣顿教育

A轮融资

未披露

资料来源:观研天下整理

五、我国托育机构行业发展策略

1、我国托育机构行业存在的问题

1)托育行业投入大,回报周期长

托育机构是重资产行业,单园投资两三百万元,前期仅房租、装修、教具等硬件的投入就占到总成本的70%,基本要四年以上才能收回投资,净利润率在10%左右,连锁模式则更长。目前全国有九成以上托育机构是营利型企业,2021年,超七成已备案托育机构亏损运营,整个行业普遍面临前期投入多、投资回收周期长、抗风险能力弱等问题,叠加疫情影响,托育机构还面临着运营资金压力大、部分机构现金流出现断裂等问题,社会化托育机构面临生存困境。

2)托育机构运营不规范,服务质量参差不齐

托育机构是一个新兴行业,尚未形成规范的政策体系和完善的产业生态。尽管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自2019年起先后印发了《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和《托育机构保育指导大纲(试行)》等规范性文件,但由于缺乏国家层面的托育质量指导标准,无法把上述不同方面的规范从托育机构运行和托育活动过程实施的角度进行整合,使得托育服务及其监管在实践中处于“无标可依”或“标准混乱”的状态,这导致市面上很多托育机构运营乱象频出,在一定程度上对行业造成负面影响,影响家长对托育机构的信任度和满意度。

另外,现有托育机构质量标准缺乏科学性。少数地区虽然制定了相关试行标准,但无法做到与其他政策协调统一,例如:主管部门为了方便管理,导致制定目标过于空泛,质量管理缺乏执行力;有些托育机构为了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制定或采用的质量标准笼统,执行规范存在很大的随意性,难以满足婴幼儿身心健康与安全、生活照料、全面发展以及家庭养育支持等方面的独特要求,服务质量堪忧。尽管近年来行业协会和相关社会组织也陆续发布了各类托育服务指南或标准,因其所处立场的非中立性或专业力量不足、研究过程不够严谨,这类指南或标准往往缺乏专业性、科学性和权威性。

3)托育机构人员队伍建设较为滞后

专业的人员队伍是托育机构服务质量的核心要素和关键所在,目前我国托育机构人员队伍建设存在托育服务人才供给不足、托育服务人员资质混乱、托育服务人员技能经验不足、托育服务人员地位待遇缺乏保障等问题,这些问题是掣肘托育机构规模扩大和质量提升的关键短板。

资料来源:观研天下整理

2、我国托育机构行业政策建议

1)加强托育人才培养 制定托育人才从业相关标准

针对我国托育机构行业存在的问题,政策应加强对托育人才的培养,从准入条件、专业标准、岗位证书等方面建立托育人才从业相关标准,规范托育人才队伍有序发展。

资料来源:观研天下整理

2)加大普惠托育服务宣传力度

政府应通过公益活动等形式扩大托育服务行业的影响力,在全国范围开展普惠托育宣传,增强全社会对托育工作的认识和理解,推动托育机构规范化发展,塑造高质量的托育服务机构不会对婴幼儿产生危害的社会共识,推动以往“家庭育儿”向“社会共同育儿”的理念转变;引导托育龙头企业发展,注意头部机构对政府有限托育资源的垄断,实现资源的行业共享;加强行业监管,提高托育机构安全防护水平。

3)落实减免税费和各省市托育建设、运营补贴和示范奖补

政策应支持普惠托育服务发展。进一步深化探索和完善优惠政策,综合运用规划、土地、住房、财政、投资、融资、人才等支持政策,按托位或收托婴幼儿数量对非营利性托育机构给予补贴扩减免税费,形成行业辐射效应,带动更多主体参与普惠办托。降低机构成本,积极引导银行、保险、基金等金融机构参与合作,充分发挥“投贷债租证”协同作用,对普惠托育专项行动提供多样化金融服务,保障水电税收补贴、租金、贷款优惠政策能够迅速落地,对新增和既有托育机构给予同等支持。

4)完善托育行业全过程监管

强化对托育行业的监管,加强托幼机构日常监管,强化对托育机构教职工资质和配备、收费行为、安全防护、卫生保健、保教质量、经费使用以及财务管理等方面的动态监管,完善年检制度、监督举报和信息公开机制、建立督导评估制度。

资料来源:观研天下整理

3、我国托育机构行业企业发展策略

1)扩大完善服务链

对于机构来说,应扩大社会化托育服务的覆盖面,不断完善托育全链条服务体系,在课程与服务上突出自己的特色与长项,例如:详细安排每日的托育日程、依据月龄段的特点细分设计课程、建立家园共育方案等。